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男人压抑的变态心理
男人压抑的变态心理

  妻子金娜是一名小学老师,和我一样过着早八晚五的生活。人都说七年之痒,我俩如果从恋爱开始算,却是有十多年了,七年之痒谈不上,虽然依然非常恩爱,但是俩人激情却是被生活消磨殆尽,偶尔试着找找当年的激情,去看看电影压压马路什么的,依然抵挡不住柴米油盐生活琐事的侵扰。

  天黑了,离开单位一路慢慢踱步到了家,又是一天过去了,和昨天没什么不同,估计和明天也没什么不一样。打开灯换好衣服走到自己的小屋打开电脑坐了下来,尽管现在手机已经几乎替代了电脑,但是我还是喜欢闲暇在家的时候放下手机玩会电脑,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我是个普通的小科员,毕业到现在已经工作七年了,同时结婚到今年也是七年了,和妻子是同学,一起毕业来到这个城市结婚,工作,生子不知不觉已经七年了,相携进入而立之年。

  门锁响了,媳妇下班回来了,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在玄关换鞋。我扭头看过去端详了一会,娜娜在北方女人里算是娇小型的,一米六出头的身高,身材匀称,大眼睛翘鼻子小嘴,客观的说扔人堆里能排到中上吧。一身套装短裙肉色丝袜,把刚刚脱掉的高跟鞋踢到一边,打着电话进了客厅。我不禁笑笑,媳妇身材还是挺不错的,一双腿因为身高不能说特别修长但是非常笔直匀称,但是偏偏性格一直偏内向,总不好意思穿丝袜,还是在我多次劝说下才开始穿,但颜色只是以肉色为主,黑色都很少穿。这点我还是英明的,丝袜包裹着的小腿显得圆润光滑,不得不说,丝袜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娜娜已经挂了电话,进屋看了我一眼,“姑娘呢?”

  “哦,幼儿园放学就被她奶奶接走了,说她爷爷想孙了,接回去住一宿”。

  “又接走了啊,你妈老忘晚上给她刷牙,那牙都快坏没了,内裤也老忘了换,小姑娘得注意点……”

  “行了行了,就一天而已”

  娜娜有点轻度洁癖,不能说不好,反正对我这种懒懒的老爷们来说很是折磨,但是把孩子伺候的很干净。唠叨完了回到她俩的卧室去换衣服,从有了孩子,我就被撵出了主卧,开始伪单身生活,没办法,孩子小么。这一分住就是四五年,现在也习惯了,晚上自己一个屋看看电影玩玩游戏倒也自在。

  重复了每天的做饭吃饭刷碗,心不在焉地听她唠叨会现在的学生问题家长问题,趁她接电话功夫赶紧躲回小屋抽上一根烟,打开网页游戏开始了拼杀,娜娜冲完澡则在客厅打开电视看起了她的古装穿越泡沫剧。每天都是如此度过,波澜不惊。正在网游里拼杀间屋门开了,扭头一看,娜娜一身黑色睡衣,披散着齐腰的头发款款走了进来到我身后搂住了我,我不禁心里一声苦笑,娜娜在夫妻之事上的热情和她内向的性格简直判若两人,欲望很强,恋爱的时候就很喜欢,那会我也是干柴烈火,总是一拍即合,不过败下阵来的从来是我,我问娜娜你怎么这么欲求不满啊,回答我就是喜欢么!如今三十岁了,虽然还是年轻,但俩人相处多年,虽然妻子依然青春貌美,但我却早已没了那么大的热情,每周能交一次公粮已属不易了,偏偏娜娜对性爱依然热情。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抚摸过妻子的腿,身体……皮肤还是那样白皙柔嫩光滑,虽然有了孩子,但娜娜身体恢复力惊人,完全看不出生过孩子的印记,甚至妊娠纹都看不见,只是留下浅浅一道疤痕,时常让她遗憾。看的出娜娜特意化了淡妆,秀美的容颜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妩媚可人,可是亲密半天我的反应却不很明显,脑袋里甚至还惦记着游戏里的战场,只好以上班累了推托,这不是第一次了,看的出妻子不太开心,但性格温婉的她从不多说什么,只是嗔怪难得孩子不在家,你又不要我,咱理亏只好哄着,娜娜在我肩头轻轻咬了一口就坐了下来,没再提这方面的事,反而开始说姑娘打算报艺术班的事,我心里长吁一口气,边游戏边聊。转眼九点了,娜娜打了个哈欠洗漱睡觉了,我却早已习惯了晚睡。对满足不了妻子的需求我总是过意不去,曾以为自己是不是不行了,但网上一看到各种赤裸美女就硬的不行,等到去找妻子发泄时就又不行了,网上说我这叫男人审美疲劳,男人是需要感官刺激的,太熟了太久了就会这样,要不男人怎么有一句家花没有野花香呢……退了游戏,随手登上了一个常去的论坛,心里的阴暗面又呈现了出来,这几年无论看日本AV还是成人小说,对于人妻,出轨类的特别喜欢,伴随着电影小说情节的开展,头脑里总是不自觉的把娜娜带入进去,想象她被别的饥渴的男人侵犯,发觉自己异常的兴奋……曾经也迷惑过,慢慢在网上了解了自己这种叫淫妻欲,当幻想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感觉莫名的刺激和兴奋,随着在这个夫妻交友论坛浏览时间的增加,这种念头越来越清晰。和很多论坛朋友里的朋友聊过,发觉现在这样玩调剂生活的夫妻越来越多,也慢慢有了想法,既然我们之间现场缺少了激情,她又喜欢性爱,为什么不找一个合适的单男呢,既能解决她的需求,又满足我的心理要求……这就要首先做通娜娜的思想工作,还要有合适的单男,任务艰巨,曾经在和同好交流时探讨过一些方法,精虫上脑时甚至用药都想到了,但是一个挺靠谱的朋友回复我说,用药不能满足你淫妻的欲望,如同奸尸一样,另外真药也很难买到,最重要的是那是自己老婆啊,你不怕弄出危险么。深以为然!虚心请教后他建议说尽可能让你老婆接触这类东西,看看她的反应,如果深恶痛绝就想想算了,我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胡思乱想后在论坛里搜罗了一大堆很经典的帖子,准备有机会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