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之武林大会
淫之武林大会
雾隐山庄,武林大会。

  雷万川非常惊讶,台下的自动分开两边人群里,一个身着劲装的青年男子缓缓走出,一个闪动便跳上了半米高台。

  “张瑞,是你?”雷万川惊叫道。

  “不错,是我,雷代武林盟主别来无恙?”张瑞道。

  “张瑞,你来干什么?”

  “雷万川,我前来的目的你还不知道吗?顺天盟雷盟主。”

  台下的武林群雄听到“顺天盟雷盟主”六个字,一瞬间争吵声震耳欲聋。

  “什么?顺天盟?雷盟主?”

  “怎么可能,张瑞你不要含血喷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少侠你可以给我们大家解释解释吗?”

  台下武林群雄顿时一片喧哗的争论声,张瑞的惊人发言让现场各派武林人士震动。

  “阿弥陀佛……”

  “无量寿佛……”

  少林主持方证大师和武当掌门冲虚道长双双而出。

  方证大师当着台上台下众多武林人士首先发言:“阿弥陀佛,各位武林同道,请大家稍安勿躁,听老衲一言。”

  “各位武林同道,众所周知,张瑞张少侠乃是前任武林盟主张云天嫡孙。张盟主一家在那年的中秋之夜,被魔教偷袭壮烈殉道,此事震惊整个武林。”

  “数十年前,魔教天乐教祸害武林,残害武林人士,众多门派被毁。武林正义之士,在前张盟主的带领下,将魔教一举歼灭。”

  “没想到,如今魔教死灰复燃,与顺天盟勾结残害武林同道。今日,张瑞张少侠手中握有重要证据,请张少侠当着众多武林同道的面,向大家展示。”

  方证大师说完,台下武林群雄更是翘首以盼,目光更是炯炯的盯着尚未发言的张瑞。

  “张少侠,到底是什么证据?”台下有人问道。

  “张瑞,你不要随意污蔑雷代武林盟主。”台下同样有人怒斥张瑞。

  武当冲虚道长见现场再次混乱,开口大喊道:“无量寿佛,各位武林同道,大家稍安勿躁,请诸位先安静,听张少侠一言。”

  冲虚道长与方证大师在武林中威望颇高,他们出面调解,武林大会现场众多群雄瞬间安静下来。

  张瑞此时神情平静,为了这个时刻,张瑞已经等待了很久。

  “雷万川,你勾结魔教残害武林同道,今日在雾隐山庄举办武林大会,你以为你的阴谋可以瞒天过海?”

  “雷万川,那年中秋夜,你顺天盟勾结魔教,灭我张家,此等血仇,今日必须偿还。”

  “张瑞,你住口,你含血喷人。雷某一向光明磊落,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敢污蔑雷某的清誉?”

  “雷某未曾参与你所说的张家灭门一事,张瑞,你有证据尽管拿出来,如果没有证据证明雷某是你所谓顺天盟盟主,雷某今日必定将你碎尸万段,以雪心头之恨。”

  雷万川心中震惊,他未曾料想今日突发如此状况。张瑞的突然现身以及少林武当掌门的态度明显与张瑞是一路人。

  雷万川强装镇定,怒目而视张瑞之时,张瑞开口了:“雷万川,你要证据吗?好的,把人给我押上来。”

  张瑞话语刚落,现场一众武林人士便看见蜀中唐门的弟子唐洪押解着一个人出现在了台上。

  “刘安途?”现场有人叫出名字。

  “没错,就是刘安途。”张瑞大声喊道。

  刘安途此时面如死灰,他在被张瑞关押多时之后,终于明白了张瑞为何当时不杀了自己,来到武林大会之前,刘安途便知道了自己的作用。

  雷万川看到来人是刘安途,心中顿时不平静了,刘安途作为自己的一条走狗,自己所做的坏事,刘安途是知道大半的。

  “刘安途,你今日便把你所知的一切当着武林同道的面说出来,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张瑞对着刘安途说道。

  刘安途汗滴大颗大颗的落下,今日来之前,已经被张瑞喂服了不知名的丹药。张瑞告诉他这种丹药的用途之后,刘安途不得不听命与张瑞的安排。以刘安途爱惜自己性命的情况来看,今日如实告发,或许自己还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张瑞神情专注,他密切注视着雷万川的一举一动,如果雷万川有异动,张瑞必将立即迎战。

  “雷盟主,我可都说啦。”刘安途大声的对着雷万川说道。

  雷万川看着刘安途,一时间万千念头闪过。

  当初雷万川被迫与温必邪勾结,其实也是存了私心的,自从雾隐山庄传到雷万川手里,雷万川便有了争霸武林之心。

  当今武林格局已定,六大门派分别割据一方,中原武林早已被瓜分、占据一空。各个中小门派分别依附于六大门派,形成一个个的利益团体。

  中原武林,也就那么一块大的利益,已经被固有的情况下,雾隐山庄想要分一杯羹是万万不可行的。

  要想占有最大的利益,当今武林必须重新洗牌。

  可是以雾隐山庄一家之力,想要重新洗牌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雾隐山庄实力不足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对抗整个武林?

  温必邪的出现,给了雷万川一个天大的机会,双方一拍即合。

  温必邪天乐教重出江湖,是为了报复整个武林。雷万川曾经侧面打听温必邪的真实目的,可是温必邪总是把关键地方一笔带过,雷万川始终没有得到真实情况。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魔教愿意资助自己发展势力,正是天赐良机。

  顺天盟在雷万川大力秘密发展下,通过收买、打压、杀鸡儆猴等等手段,雷万川已经拥有了一支不可小视的力量。

  数月前,温必邪再次约见雷万川,告诉雷万川这次的行动。再次以抗衡魔教的名义组织新的武林大会,地点就选在雾隐山庄。

  温必邪与雷万川商定,将正道武林门派的大半精锐力量吸引到雾隐山庄,趁着各大派实力分散,偷袭各门派山门,断其根基。然后集中天乐教与顺天盟的主力将各大派残余力量一举全歼,从此武林更迭、改朝换代,迎来天乐教与顺天盟的新时代。

  雷万川虽与温必邪商定妥当,可是雷万川心中却不愿意看到魔教一家独大,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雷万川还是知道的。

  雷万川心目中最好的打算是,魔教与正道武林冲突,双方同时实力削弱,而自己的顺天盟适当参与斗争,最后形成魔教、武林正道、顺天盟三方势力抗衡才是上上之策。

  雷万川隐忍多年,在武林江湖中树立自己的光明形象,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今日雾隐山庄武林大会,雷万川本着祸水东移的目的,准备暗中推动正道武林六大门派与魔教天乐教决战。

  可是如今张瑞和刘安途的同时出现,让雷万川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行,不能让刘安途开口,否则我所做的一切,我所拥有的一切都要失去,不行,我必须杀了他。”雷万川心中暗下决心。

  雷万川暗自蓄力,准备在刘安途开口前将他击杀当场。

  可是雷万川现在做不到,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这两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已经一左一右把自己夹在中间,自己如果轻举妄动,必将前功尽弃,所有努力付之东流。

  雷万川心中暗流涌动,可是此时却不是撕破脸皮之时。

  雷万川暗下决心,一旦事情不妙,就放弃雾隐山庄的一切逃掉,反正自己的主要的秘密力量已经分散各地,就是今日顺天盟的事情败露,自己也有东山再起之时。

  随着刘安途的一点一滴的讲诉,在场的武林群雄渐渐人声鼎沸,群情开始激奋。

  “雷万川,刘安途所说可是真实?”冲虚道长大声呵斥道。

  “冲虚道长,刘安途一派胡言,污蔑雷某清誉,他所说之事只是一家之言,不足取信。”雷万川振振有词。

  “是么?你看这是什么?”张瑞开口了。

  张瑞等待多时,就是等的这个时刻。

  刘安途的揭发,张瑞料想雷万川不会轻易承认,便拿出了最有利的证据。

  张瑞高高举起手中的武林盟主令牌。

  “啊?武林盟主令牌?”

  “张少侠,这是真的武林盟主令牌么?”

  台下有人问询道。

  毕竟武林盟主令牌一出,不管在谁的手里,武林中人必须听令,毕竟这是号令武林最重要的物品。

  “张少侠,这武林盟主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会不会是假的啊。”台下还有人质疑道。

  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以及台上诸位大派掌门们一一检视,纷纷证明这是真的武林盟主令牌。

  张瑞手持武林盟主令牌,目光灼灼的看着雷万川。

  他回想起这武林盟主令牌的秘密……

  中原武林盟主令牌,由天外陨铁所铸,由千年前一统混乱武林时代的白眉老人制成。

  千年前,修习各种神通的习武之人纷纷创立各自的门派,当年的武林并没有所谓正道、邪魔外道之分。

  这些门派并非如今的武林六大派或各中小门派,但是却有些传承保留至今。

  千年前的武林各派,为了争夺地盘与利益,相互攻伐,死伤无数。

  当时的武林中,没有正义,没有道德,只有利益纷争。

  直到某一天,一个自称白眉老人的绝世高手出现。

  白眉老人,横空出世,以一人之力,打败武林中所有有名号的武林高手,最终一统江湖。

  为了建立新的武林秩序,规范新的武林道德准则,白眉老人以高深内力,亲自铸造由天外陨铁制成的武林盟主令牌。

  这天外陨铁,坚硬无比,高温难融,也只有白眉老人这等绝世高手才能以高深内力催化炼制。

  白眉老人炼制成功武林盟主令牌,无意中发现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被白眉老人暗暗保留了下来,只交代后来的新选武林盟主口口相传,这秘密一直保留至今,只有每代盟主方能知晓。

  白眉老人亲力亲为,建立起新的武林秩序和道德准则,大部分武林门派降服并推举白眉老人为首届武林盟主。

  自此,武林正道同盟形成,并传承千年之久。

  可是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总会有些不愿意服从号令的武林人士。

  这些不愿意服从号令的武林人士,物以类聚,形成了一个新的利益团体,后来,这些个崇尚自由、不服管教的利益团体,就被正道同盟称之为:魔道。

  白眉老人逝世以后,武林纷争再起,正道与魔道相互倾扎,实力此消彼长,武林再次呈现一片乱象。

  有人的地方就有武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武林还是那个武林,江湖也还是那个江湖,可是却早已物是人非。

  雾隐山庄,武林大会,一众武林高手间。

  张瑞手持武林盟主令牌,不断注入自己的内力真气,那块武林盟主令牌立即发出“嗡嗡嗡嗡”的响声。

  这声音振幅越来越大,渐渐的从武林盟主令牌中发出一道人声:“魔教再现,即将屠戮武林。顺天盟背叛,杀戮降临江湖。”

  “爷爷…”张瑞心中默哀。

  “啊!这是前张云天盟主的声音。”台下有人惊呼。

  “温必邪、雷万川相互勾结,吾,早已探知真相。”。

  “待得老朽七十寿辰之后,吾必将率领武林同道再次剿灭魔教与武林叛徒。”

  ……

  随着前武林盟主张云天的声音传出来,台上台下一片哗然。

  有些不明真相之人,跪倒在地,口呼“神迹”。

  武林大会现场气氛达到最高潮,先是张瑞的高调出现,再是刘安途讲诉的真相,最后居然发生了神迹,早已过世的前武林盟主张云天的声音居然从武林盟主令牌中发出?

  就连雷万川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太意外了。

  台上的冲虚道长、方证大师等一众掌门们,更是一脸的惊讶。

  原来这武林盟主令牌乃是天外陨铁制成,在特殊的情况下,陨铁中的磁石将会记录下掌握令牌之人的特定声音,这就是盟主令牌的真正秘密。

  张瑞当时得知外公留下的真相,再次听到张云天的声音的时候,是震惊的。

  张瑞听到早已过世的爷爷的声音,眼泪不住的掉下来。

  得到了爷爷的证词,张瑞这次有了信心彻底揭穿雷万川的真面目。

  “雷万川,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还不束手就擒?”张瑞大声呵斥雷万川。

  见事情彻底败露,雷万川将早已蓄积好的澎湃内力喷薄而出,用尽全力向张瑞击去。

  雷万川准备在众人听取张云天的声音的时候,趁张瑞等人不备,一举将张瑞击杀当场,然后凭借地利逃遁。

  这雾隐山庄是雷万川的地盘,早已经营多年,加上雷万川自信自己的功力不比台上众人低,就算打不过,要拼死一逃还是能够逃掉的,大不了受伤而走。

  雷万川深知张瑞的功力,自己全力一击之下,必定将他击杀当场,雷万川信心满满。

  “嘭…”一声巨响,台上顿时飞沙走石,连一众台上的掌门们都身形一晃。

  雷万川万万没有想到,张瑞内力竟然高深如此?

  自己全力的一击,竟然无功而返?

  雷万川与张瑞的内力碰撞,张瑞后退几小步,雷万川倒退一丈。

  雷万川至今都未曾突破那最后的一步,成为武林中超一流的高手,他很可惜当初对自己大女儿下手太晚,以至于不可收拾,乃至于今天的一败涂地。

  对于张瑞,雷万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时候张瑞内力竟然比自己高了?自己竟然不是张瑞的对手?

  当初张瑞住在自己府上,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果不是妻女的拦阻,张瑞早就丧命自己手中。这么短的时间,张瑞居然就比自己更厉害了?

  张瑞见雷万川与自己动手,然后明显败退而回,于是一个欺身而进,挥掌攻击起雷万川。

  高手之间的比拼,靠的是深厚的内力以及丰富的临场经验。

  雷万川虽然内力不及张瑞,但是临场经验何等丰富?数十年来的武林争斗,雷万川早已处变不惊。

  张瑞内力高于雷万川但是比斗经验还是稍显不足,张瑞与雷万川此刻的拼斗竟然不分上下。

  雷万川见不能速胜,现场中的各派掌门们都已反应过来,形势对自己极为不利,便高呼一声:“动手!”

  雷万川一声令下,台下突然一片混乱,无数隐藏在人群中的人员突然拔出武器,向台下的各中小门派以及看热闹的游侠、散客们杀去。

  “杀啊…”

  武林大会一片混乱,此时雾隐山庄外面更是杀声震天,“性吧首发”,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支数百人的精锐队伍也进入了武林大会现场。

  张瑞知道,那是自己的势力,为了彻底歼灭雾隐山庄和顺天盟,张瑞早已把这只队伍安排在了雾隐山庄之外,只要场中杀声想起,立即前来支援。

  雷万川边打边退,他知道,雾隐山庄今天算是完了。

  现在现场一片混乱,雷万川虚晃一招,躲开张瑞的攻击,混入人群,向雾隐山庄内部逃去。

  张瑞见状,追击雷万川而去。

  雾隐山庄,此时山庄内外一片大乱,庄内庄外到处是喊杀声。

  张瑞紧紧追击雷万川,眼见雷万川逃至雷府后花园,然后消失不见了。

  张瑞上次已经发现了雷万川后花园的秘密地点,他知道雷万川一定是逃到了那里。

  ************

  雷万川狼狈的逃着,他此刻万念俱灰,一手经营多年的基业就此被毁,刚才逃跑之时,突然杀入的数百人,明显训练有素,杀伐果断。

  那些人三人一组,相互配合,自己暗中隐藏的人员很快被杀或是被擒。而那些训练有素之人伤亡极小,反而是自己一方纷纷倒地不起。

  雷万川坚信,只要自己今天逃了出去,躲藏起来,然后伺机秘密联系分散于各外处的收编势力,等待魔教与正道正面冲突之时再重出江湖。到时候,自己依然是最后的胜利者。

  这个洞穴,是雾隐山庄数代先祖花费长时间建成的。当初发现之时,便将此处作为了秘密据点,这个洞穴经过多年开挖,早已建立好了数条通外界的通道。

  雷万川一路飞奔,很快就找到一条出口,准备从这里脱离洞穴,然后逃入民间藏匿起来。

  “雷万川,哪里走。”

  雷万川背后传来一声大喊,雷万川不禁回头望去。

  来人正是张瑞。

  雷万川还未曾惊讶张瑞为何知道这里,张瑞的掌风已至。

  两人再次殊死搏斗起来,雷万川一边与张瑞拼斗,一边伺机逃走。

  张瑞的内力进步神速,雷万川每每与张瑞内力比拼,总是落在下风,雷万川暗道不妙,可是现在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张瑞的纠缠。

  张瑞的情况也不甚好,自己明明比雷万川内力更加高深,可是雷万川身形诡异,比斗经验明显比自己丰富,自己的掌力往往难以击中雷万川。

  如此消耗下去,两人均是得不偿失。

  张瑞心中念头转动,忽然开口道:“雷万川,你想知道你老婆和女儿在哪里吗?”

  “什么?张瑞,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把她们带走了?”

  “不错,是我带走的。”

  “张瑞,你快告诉我她们在哪里?我要带她们走?”

  “我的女人,你凭什么带她们走?”张瑞以不削的口气说道。

  “什么?张瑞,你再说一次。”

  “我的女人,你凭什么带走她们?”

  “雷万川你不知道吧,素兰早就是我的女人了,还有小蕊。”

  “你……哇……”雷万川顿时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口而出。

  “好机会。”

  张瑞看见雷万川被自己语言刺激,此刻已气息大乱,于是暗中蓄积内力,配合《飞天秘录》绝世轻功,欺身接近雷万川,一掌击出打在雷万川胸口。

  那雷万川精神恍惚之间突遭重击,一口鲜血喷出顿时倒地不起。

  趁此机会,张瑞迅速拔出背后长剑,往雷万川手筋、脚筋处连刺数剑,再往雷万川胸口数处穴道猛击,废掉了雷万川武功。

  张瑞眼见雷万川被废武功束手就擒,双膝跪地,双目赤红,大声高喊:“爷爷,外公、父亲、大舅、二舅,张家、许家的亲人们,瑞儿终于为你们报仇了。”

  当年的张、许两家灭门之仇,诸凶之一的顺天盟首恶雷万川终于倒在张瑞剑下,张瑞不由得仰天长啸。

  压在张瑞心中的仇恨,今天终于释放出来了,张瑞掩面而泣。

  ************

  张瑞将昏迷的雷万川收押在一处秘密据点以后,便赶去与方证大师以及冲虚道长一行人汇合,这次顺天盟的阴谋被张瑞揭发,还有许多后续事情要处理。

  张瑞与众人汇合以后,方证大师与冲虚道长将战报知会张瑞。

  雾隐山庄已覆灭,现场隐藏的顺天盟成员被全歼,少部分被俘,待相关审讯之后,再针对魔教动向侦查。

  武林正道各大派提前得到张瑞、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的通知,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各大门派山门纷纷加强守备力量,并未遭受损失,魔教偷袭队伍无功而返。

  而后秘密消息传来,魔教见本次武林大会目的未达成,顺天盟幕后首脑雷万川的身份被曝光,雾隐山庄被灭,魔教势力迅速收缩,正全力提防正道势力来犯。

  张瑞与各大派掌门闭门商谈许久,商讨与魔教一战的对策,待各门派掌门协商一致后,拟定了方案。

  张瑞目前有两个问题急需解决,一则,雷万川身上有许多秘密需要逼问出来,再者,魔教隐匿之后,魔教总坛与魔教在江湖中的各处据点位置,都是张瑞急需得到的情报。

  张瑞回到秘密据点,雷万川已经醒来,只是精神萎靡不振。

  “雷万川,你的顺天盟已经被一网打尽了,你现在可有想法?”张瑞问道。

  “张瑞,要杀要剐随便你,何必多此一问?”

  “雷万川,想死不难,我随时可以解决你,为我张家、许家报仇。可是,你觉得你可以那么轻易的死去吗?”

  “哼,成王败寇,今日我雷万川一败涂地,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来吧,杀了我。”

  “雷万川,口气不要那么硬,现在我不会杀你,我需要你告诉我你的所有秘密。”

  “哼,张瑞,你觉得可能吗?你一个字也别想从我这里知道。”

  “还有,素兰、小蕊在哪里,我要见她们。”

  “雷万川,你想见他们倒也不难,可是你得告诉你的秘密。还有,魔教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白日做梦,不可能的事,你想都别想。”

  “哎…,雷万川,我是给过你机会了,看来我只有使些手段让你开口了。”

  张瑞拿出一颗药丸,不顾雷万川的剧烈反抗,塞入雷万川口中。

  没过多久,雷万川精神开始恍惚起来。

  张瑞等待药效发作之后,开始慢慢问询雷万川所知道的一切秘密。

  张瑞非常感谢葛进欢的贡献,这个“淫神”留下的资料包罗万象,这葛进欢确实是一个人才,可惜进入了魔教,不然妥妥的一代宗师。

  张瑞喂服给雷万川的药丸,乃是葛进欢资料中记载的一味使人进入迷幻状态,适合侦讯的药物。

  葛进欢记载的资料,配制这味药丸,需要许多珍贵的药材,其中需要例如罂粟果实的汁液,曼陀罗花的果实,某种蘑菇的孢子等等。

  在中原地区,这些药材极难寻觅,可是张瑞在苗疆期间,收集了不少药材,其中当然包括这些有毒药材,张瑞有了葛进欢的资料,再加上苗疆所学知识,很轻易的就配出了这味药丸。

  今日张瑞将这药丸用在了雷万川的身上,效果非常的好,雷万川虽然是一代枭雄,精神意志力极强,可惜对于这类制幻的的毒物,还是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张瑞得知雷万川的秘密与魔教的消息后,不禁心中震撼,居然还有那么多的秘密自己以前居然毫无知晓。

  “啊…啊…啊…”

  雷万川悠然醒来,突觉自己被人绑缚起来,丝毫无法动弹。

  而自己的内力武功尽失,现在成了废人一个,生死掌握在张瑞手里,此时雷万川早已心灰意冷。

  雷万川耳中听到女人娇喘,侧头看去,一看之后,雷万川恨不得一头撞死。

  入目的是一对赤裸身体交媾的男女,那个男的雷万川自然认识,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张瑞。而那个女的雷万川更是认识,正是自己失踪的娘子周素兰。

  “你…你们…”雷万川气得浑身颤抖。

  “啊…啊…啊…张郎,用力,用力。”周素兰用娇喘声回敬雷万川。

  张瑞与周素兰站立在一起,站在雷万川面前性爱。

  张瑞此时贴在周素兰身后,周素兰双手贴在石壁,任由张瑞在自己身后插弄自己。

  周素兰一身美肤极为白净,只有双唇、乳头以及阴唇裂缝是粉嫩的红色。

  白肤与粉嫩之色相互映衬下,这具诱惑的人妻之体更加妩媚动人。

  张瑞站在周素兰身后,挺动着粗大且长的阳具,双手扶住周素兰的腰肢,用猛烈的冲击表达爱意。

  “哦…哦…哦…好舒服呀张郎,素兰好喜欢…”

  “素兰,咱们换个姿势如何?”

  “张郎,只要你喜欢,怎样都可以。”周素兰羞涩的转头对张瑞说道。

  张瑞转过周素兰的身子,两人赤裸面对面而立。

  张瑞抬起周素兰一条玉腿,周素兰私处风光立即展露无余。

  周素兰粉嫩秘缝间,因为刚才的交媾,因而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淫液流出打湿了周素兰的大腿根部。

  情形是如此淫靡,让一旁高声叫喊的雷万川更是呲目欲裂。

  张瑞阳具仍旧高高的挺立着,周素兰的一身媚肉,让张瑞欢喜到无以复加。

  张瑞将阳具一顶,便深深的插入周素兰抬腿的私处。

  “嗯…”周素兰一声闷哼。

  周素兰实在喜爱张瑞的活力,每次与张瑞的交媾,都让周素兰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

  张瑞将周素兰紧紧抱在怀里,下身用力的挺动。

  两人交合处因为剧烈的交合,粘滑的淫液渐渐变成白色的泡沫,随着张瑞阳具的不断反复插入,泡沫渐渐增加起来。

  “啪啪啪…”是肉体碰撞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

  “张郎,张郎…”

  雷万川看着眼前不堪入目的一切,呲目欲裂。他的眼中已经流出丝丝血迹,他的口中还在不断诅咒着。

  “贱人,贱人,你们不得好死。”

  “周素兰,你背叛我,当初真应该杀了你。”

  周素兰听到雷万川的怒吼,示意张瑞停止动作。张瑞很配合的拔出阳具,看着周素兰。

  周素兰慢慢走近雷万川,开口说道:“雷万川,你也有今天?你这个禽兽,怎么敢把罪恶的手伸向自己的女儿?”

  “我可怜的蕾儿,生生的被你这个禽兽逼死,今天,雷万川,我要让你死不瞑目。”

  周素兰说完,又转头对张瑞说道:“张郎,你过来啊,奴家要让你看看奴家身子上的所有秘密。”

  周素兰开始指着自己身体,全面对张瑞绽放身姿,她指了指自己阴阜下方左侧上的那一个绿豆大黑痣,说道:“雷万川,我这里有颗黑痣呢,我以前从来没有让人看过,你也从来没有注意过吧?”

  “呵呵,今天我就要给我的张郎看,张郎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啊,张郎你来摸摸,对,张郎你来亲亲它,它今后只让你一个人看,今后这颗黑痣就只属于你。”

  “张郎,来亲亲奴家的这里,嗯,对的,就是这里。”

  张瑞与周素兰的一番活春宫,让雷万川犹如五雷轰顶,此时更是气得五内俱焚。

  周素兰接着,让张瑞抱住自己双腿,让自己整个身体都被张瑞搂在双臂中,然后示意张瑞将阳具插入自己阴道中。

  张瑞抱着周素兰的身体,周素兰的双腿紧紧夹在张瑞腰间,一双玉手用力的拉住张瑞的脖子,张瑞猛的抬起周素兰的玉臀,周素兰的身子被抬起后随即坠落。

  “啊…”周素兰一声叫喊。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周素兰不由得长叹一声。

  张瑞的这一动作,阳具直接重重顶入周素兰花芯的最深处,让周素兰爽翻了天。

  张瑞内力大成,抛接身上的美妇人妻更是不在话下。

  “啊…”

  “啊…”

  “啊…”

  ……

  张瑞与周素兰交媾多时,终是高潮来临。

  一声长啸,两人双双高潮降临。

  周素兰浑身大汗淋漓,浑身湿透,张瑞同样如此。

  而此时的雷万川已经气得出气多,进气少了。

  “贱人,你…你们…”

  张瑞细看雷万川,两眼一翻白,两腿一蹬,终是气绝身亡。

  周素兰转过头去,不再看雷万川尸体一眼。

  张瑞与周素兰穿戴完毕,便令周素兰先行离开此处。

  张瑞低头看着这个生死大敌,如今以这样一种方式离世,也是唏嘘不已。如今大仇人之一的雷万川已经伏诛,剩下的目标便是那魔头温必邪。

  ************

  银姬的秘密据点,张瑞将周素兰、雷小蕊母子安排于此。

  而后,张瑞召集了自己的一众女人,宣布了雷万川的死讯。

  许婉仪、何氏、张倩、柳若玉几个女人抱做一团相拥而泣。

  如今张、许两家的大仇人之一的顺天盟首脑雷万川伏诛,两家幸存的女人们终于看到了复仇的希望。

  血仇要用血来偿,张瑞发誓,必将温必邪诛杀。

  张瑞的女人们,此时已团聚大半,许婉仪、温柔、何氏、张倩、柳若玉、银姬、周素兰、雷小蕊以相聚在此。看着眼前团聚的女人们,张瑞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们,不要让她们再次受到任何伤害。

  许婉仪她们很愉快的接待了初到此处的周素兰、雷小蕊母女,张瑞早已告知了她们母女为自己付出的一切,许婉仪很是理解同样作为女人的心情。

  虽然张瑞的女人很多,可是为张家延续香火的念头让许婉仪她们一直耿耿于怀,许婉仪希望能有更多的女子为张瑞诞下麟儿。

  为了这处团聚,银姬特地举行了一次众人相聚后的首次晚宴,如今魔教收缩势力,压在众人肩上的压力似乎减少了许多,众人再也不必每日担惊受怕,所以此时晚宴上的众人非常的开心,一众女人们也放开了手脚,愉快的用膳。

  晚宴中的女人们,一个个精心打扮了一番,就是要给自己的爱人一个崭新的面貌。张瑞似乎在一众女人中,更加偏爱自己的娘亲娘子,此时张瑞把许婉仪搂在自己的怀里,一边饮酒,一边欣赏许婉仪此刻的媚态。

  “瑞儿,娘亲好高兴啊,瑞儿,娘亲以你为荣。”

  张瑞笑嘻嘻的看着娘亲的媚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低下头用力的吻上了许婉仪的小嘴。

  “嗯…”许婉仪愉快的低哼一声。

  众女见张瑞如此宠爱许婉仪,纷纷表示不服,全体一拥而上,将张瑞、许婉仪母子压倒在下,众人乱做一团。

  “哈哈哈。”张瑞开怀大笑。

  众女子均是张瑞疼惜之人,可不能厚此薄彼,于是左拥右抱,上下其手,弄的一众女子娇喘不断,衣衫不整。

  银姬早已支开左右闲杂人等,此时的大厅仅剩与张瑞有密切关系的女人们。

  张瑞今天打算放开手脚,自己内力大成以后,仿佛觉得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气,今天这些女子们都到齐了,张瑞打算再次开一个“无遮大会”。

  张瑞身在花丛中,随手抓住一个女人就扒光衣服,贴身而上。

  很快,大厅里面就只剩下白花花的肉体,和交媾的碰撞声响。

  “啊…啊…啊…”

  “哦…哦哦…”

  “嗯…嗯…”

  这是一个淫靡的夜晚,就连一向谨慎温柔的温柔,也被淫靡的气息感染,岁月未曾在她的身上留下老去的痕迹,却在这个大厅留下了她娇喘的动人声音。

  ************

  黑木崖,魔教总坛所在地。

  此时张瑞出现在这里,从雷万川口中,张瑞得知了魔教最隐秘地点的消息。雷万川在张瑞制幻药丸的审讯下,心中秘密全数招供。

  张瑞已将顺天盟残余势力的消息通知了少林与武当掌门,清理顺天盟余孽的任务就交于了武林大派们,张瑞此时的目的,就是潜入黑木崖,打探魔教虚实,以及那些失踪女子们的确切消息。

  望着高高的悬崖峭壁,张瑞神情有些激动,自己终于要亲自走上一遭了。

【完】